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绝世神鼎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匆匆万年

第六百二十四章 匆匆万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阁下手段如此高明,没必要再这么神神秘秘了吧?”江宗宝目光冰冷,吐出一句让丘心月大感意外的话来。
  
  丘心月面色一变,俏脸上闪过一丝震惊之色,凝神望去,只见白骨莲台之上光华一闪,缓缓现出一道身穿白衣的老者身影。
  
  此人面容枯瘦,长发纯白如雪,身上的衣衫更是给人一种惨白的诡异感觉。
  
  “桀桀桀,好厉害的年轻人啊!可惜,你不该到这里来,因为但凡来到这里的人,最后都会成为这座骨殿的一部分!”白骨莲台上的老者发出一阵令人心悸的怪叫,用无比阴沉的话声说道。
  
  这话声简直如同鬼叫一般,让江宗宝和丘心月大感不舒服。
  
  因为他们根本无法从这道声音中分辨对方是男是女,而且从对方的外形也根本看不出任何端倪。
  
  白骨莲台上的白衣老者,看上去简直就是一座薄皮包裹着的骷髅一般,让人感觉极其诡异。
  
  “你就是**鬼老?”江宗宝目光一闪,内心杀意升腾而起。
  
  这个诡异的高手,也不知杀了多少人,才造就了这座大殿,着实恶行累累,罪无可恕。
  
  “嘿嘿嘿嘿,看来老夫的名头还是有不少人知道的,也好,这样你们死得也不算冤枉了。”白骨莲台上的老者嘿嘿怪笑,空洞的双目之中绽起一道诡异的光芒。
  
  话声未落,两道邪光突然从其双目之中洞射而出,分别射向江宗宝和丘心月。
  
  嗡!
  
  啪!
  
  两声怪响同时响起,江宗宝和丘心月面临的却是两个结果!
  
  丘心月心神一晃,娇躯立时软了下去,赫然失去了意识。
  
  而江宗宝眉心之前却飞出一道金光,直接抵住了那道诡异的光芒,并将其一举寂灭。
  
  “嗯?竟然能挡住我的幽魂邪光,你小子什么来头!”**鬼老干瘪的脸色一阵抽动,空洞的双目之中闪过一丝诡异之色。
  
  江宗宝右手屈指将一道金光注入丘心月眉心,神念一动不禁紧紧皱起了眉头。
  
  此时此刻,她已经陷入了某种昏迷状态,完全丧失了意识。
  
  如果不是他在这里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这个**鬼老手段着实太过诡异,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在下是什么来头就不用你操心了!”江宗宝冷冷说道。
  
  **鬼老嘿嘿怪笑:“年轻人,你资质不差,恐怕也是有大机缘在身的人,何苦要到**谷来送死呢?”
  
  江宗宝摇头冷笑:“我当然不会无缘无故来这里,我到**谷是来找血髓晶的。”
  
  “噢,你说的是这个东西吗?”**鬼老闻言缓缓点头,右手一抖赫然拿出了一块硕大的血色晶石,若有所思地把玩起来。
  
  “血髓晶!”江宗宝眼角一抽,顿时深深呼吸起来。
  
  因为,**鬼老手中的那块晶石,赫然正是他苦苦妹找的血髓晶!
  
  **鬼老深沉一笑:“可惜,这块晶石你恐怕是拿不到了!”
  
  话声一落,右手一抖,滚滚黑气狂涌而出,不由分说便把江宗宝笼罩在内。
  
  江宗宝冷然一笑正要出手反击,不料心神猛然一颤,感到一股毛骨悚然的危机蓦然降临!
  
  “嘶!怎么回事?”江宗宝眼角剧烈抽搐,内心骇然不已。
  
  这绝不是**鬼老能给他的威胁,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元婴强者所能施展的手段。
  
  “发生什么了?”江宗宝骇然的同时,**鬼老也是大为震惊,一脸惊恐地看着白骨大殿上方的殿顶。
  
  只听轰隆隆一阵巨响声中,白骨大殿的顶部蓦然破裂开来!
  
  “岂有此理!来者何人?”**鬼老怒声暴喝,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从裂开殿顶之中缓缓降下的一个金袍男子。
  
  此人周身金光缭绕,看上去犹如天神降临,散发着强烈的压迫之感,给人一种无比敬畏的感觉。
  
  在他的面前,**鬼老不由自主便生出一种蝼蚁般的感觉,甚至完全没有出手抵抗的念头。
  
  此时此刻,他心神剧震,内心彻底骇然,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逃命。
  
  “哼!不管你是谁,在我的白骨大殿之中也别想占到便宜!”片刻的失神之后,**鬼老蓦然惊醒过来,内心彻底暴怒。
  
  轰隆隆!
  
  只见他双手齐抖,周身绽放出无数道诡异的黑红色光芒。
  
  噗噗噗……密集的怪响声随之而起,这些光芒瞬间没入白骨大殿的无数道白骨之中。
  
  紧接着,这些白骨仿佛活过来似的,纷纷透射出一道道诡异的白光,形成一道白光刺目的牢笼向金袍男子罩去。
  
  “噢?”面对如此手段,金袍男子甚至都没有闪躲的意思,只是面带冷笑,淡淡注视着这些攻击的到来。
  
  “岂有此理!”**鬼老虽然暴怒,但也看出来人修为着实不凡。
  
  以他的实力,甚至都无法看清对方的真实修为!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对方要么修炼了某种诡异莫测的功法,要么就是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他这个境界。
  
  不过,想到白骨大殿的诡异威能,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一点点底气的,就算无法将对方彻底制住,至少也能保他逃命。
  
  至于江宗宝,对他来说已经无足轻重了。
  
  走!
  
  此时此刻,**鬼老唯一的念头就是逃命。
  
  他毫不怀疑,如果再跟这个金袍男子纠缠下去,结局势力会大为不妙。
  
  嗖!
  
  **鬼老周身黑光一闪,化作一团黑云狂掠而走。
  
  与此同时,笼罩着金袍男子的白色牢笼也开始疾速旋转,收缩起来。
  
  “哼!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也敢拿来造次,真是不知死活!”面对魄牢笼,金袍男子眼中冷色一闪,大为不屑。
  
  右手捏诀轻轻一点,身前骤然绽出一点金光,转瞬之间化作一道诡异的金色波纹,朝着四面八方骤然散开。
  
  轰隆隆!
  
  刹那之间金光大作,白色牢笼瞬间便被金光震破,还没来得及再作反应便被金光中蕴含的恐怖威能一举寂灭!
  
  “哼!想逃,没那么容易!”金袍男子淡淡看了下方的江宗宝一眼,便化作一道金光狂掠而出,刹那之间便追上了**鬼老。
  
  “前辈,暂且留他一命!”江宗宝脸色蓦然大变。
  
  他已经看出这个金袍男子实力无比恐怖,甚至远超元婴高手,明白此人必定大有来头。
  
  但是为了拿到血髓晶,他只能让对方暂时留手。
  
  “**鬼老罪孽深重,不可饶恕!”金袍男子头也不回,右手并指点出,一道金光骤然破空,瞬间便洞穿了**鬼老的身躯。
  
  轰!
  
  狂暴的巨响随之而起,**鬼老只发出一声惨叫,便轰然炸裂开来,转瞬又被道道金光释放的威压彻底镇灭,就连一点残渣都没有剩下。
  
  “不好!”江宗宝眼角抽搐,内心一阵骇然。
  
  金袍男子实力着实可怕,莫说**鬼老的肉身,就连他的储物袋和那颗血髓晶都被金光彻底磨灭,这可如何是好?
  
  “前辈,这……”江宗宝脸色难看之极。
  
  金袍男子突然降临彻底打破了他的计划,这横生的异变让他感到十分恼怒,但面对这修为恐怖不知是敌是友的金袍男子,他可是不敢掉以轻心。
  
  对方能够在弹指之间灭掉**鬼老,想要杀他自然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江宗宝眼角狂跳,如履薄冰,周身气息默默积聚,防备着对方的雷霆一击。
  
  似乎看出了江宗宝的心神,金袍男子冷冷一笑。
  
  “不必紧张,我若要出手,你根本逃不掉的。”
  
  淡淡的一句话,便让江宗宝心神剧震,内心骇然一惊。
  
  对方说的没错,以他的实力这根本就是轻而易举。
  
  “前辈有所不知……”江宗宝硬着头皮开口,但话未说完便被对方打断。
  
  “有什么事情出去再说,我要毁掉这座骨殿,防止以后再有人用它害人。”
  
  金袍男子不由分说右手一挥,一道金光卷着江宗宝和丘心月瞬间消失在大殿之中。
  
  与此同时,整座骨殿腾起一团恐怖的金色火焰,连同这座山峰直接变作一团金色火海!
  
  轰隆隆!
  
  金色的岩浆肆意流淌,将整个**谷席卷一遍,内中的草木生灵全都被镇杀!
  
  “嘶!”看着这一幕,江宗宝内心彻底骇然。
  
  这是他做梦都想像不到的手段,着实让他无比震惊。
  
  此时此刻,他看像金袍男子的目光都彻底变了。
  
  他发现,这个金袍男子的实力,远比他想像的更加恐怖,简直可以说是法力无边!
  
  他,究竟是什么来头?
  
  江宗宝内心深深震撼,就连呼吸都有些紧促起来。
  
  “不知前辈,究竟是何方神圣?”江宗宝说话之间都下意识地小心翼翼起来。
  
  金袍男子深深看了江宗宝一眼,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异色。
  
  “不错!不错!哈哈哈哈,没想到这次下界,竟然遇到了混沌造化经的传人!”金袍男子深沉一笑,大有深意地看着江宗宝,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
  
  江宗宝面色一变,内心骇然大惊!
  
  对方一眼便看出了他的秘密,着实让他感到骇然不已。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下界竟然有人修炼这种功法,小子,你的混沌造化经从何而来?”金袍男子悠然一笑,直视江宗宝追问起来。
  
  江宗宝心头蓦然一松,暗呼侥幸。
  
  看样子,对方还不知道造化鼎的秘密,似乎只是看出了他的功法路数而已。
  
  如果一来,还好说些。
  
  他实在不知道,如果对方看出他身怀造化鼎之后,究竟会有何种反应。
  
  “这……”江宗宝微微皱眉,略一沉吟道:“晚辈也是一次机缘意外所得。”
  
  江宗宝语焉不详,金袍男子似乎也懒得细问,摆手道:“实话告诉你,本座并非此界中人,此次下界乃是感受到传说中的‘冥骨圣殿’觉醒而来。”
  
  “冥骨圣殿?”江宗宝微微皱眉:“莫非就是刚才那座白骨大殿吗?”
  
  “正是!此物至阴至邪,好在气候未到,如果再给他些许机缘,不仅下界要遭受巨大的灾难,恐怕就连上界也要受到撼动的!”金袍男子的面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深深看着江宗宝,言语之间似乎大有深意。
  
  感受到那种深深的注视,江宗宝眉头微微一皱。
  
  他隐隐感觉到,对方所说似乎与他有某种关联,但既然没有点明,却也不好追问。
  
  金袍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深沉,上下打量江宗宝几眼,目光忽然变得威严起来。
  
  “年轻人,老夫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巡界使者!”
  
  “巡界使者?”江宗宝听得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呵呵,这个身份你当然不清楚,只有上界之人才会明白,不过没关系,你只要知道遇上我,是你这辈子最大的机缘便好了!”
  
  “什么?”江宗宝骇然一惊!
  
  “前辈此言何意?”
  
  金袍男子神秘一笑:“遇上老夫,你便可以节省万年苦修之功,现在,跟我上界去吧!”
  
  金袍男子不由分说便挥动手臂,刺目金光席卷而出,瞬间罩住江宗宝。
  
  一股惊人的拔擢之力随之升腾而起,江宗宝感觉飘然欲仙,整个人仿佛已经脱离了这个界面的灵力限制,就要破空飞升了!
  
  “不行!”江宗宝骇然大惊,脑海中掠过道道电光。
  
  他还有许多事情没做,还有朋友要拯救,而且还有诸多牵挂,绝不能就此离开!
  
  “不!”江宗宝怒喝一声,周身蓦然腾起一道异样的金光。
  
  轰隆隆!
  
  即使他爆发出全部的威压,在金袍男子的金光笼罩之下,还是掀不起任何波澜。
  
  “年轻人,不要挣扎,老夫给你的机缘万年难遇,就算是那些元婴境的下界修士也是求之不得的,你怎么还想不开呢?”金袍男子嘴角掠过一抹冷笑,眼中甚至有些嘲讽之意。
  
  白日飞升,脱离下界,这是多少修士梦寐以求而不得的好事,这个年轻人竟然还想拒绝,真是不知好歹!
  
  江宗宝的身体越来越轻,双脚离地已然腾上了半空。
  
  在他的上方,一条幽幽星辰通道已然若隐若现,仿佛马上就要将他带到另一个时空。
  
  “不,不可以!”江宗宝暴喝一声,双手飞速结印,激发了通神境的威压!
  
  “怒!”一声沉闷巨响随之而起,仿佛九天雷鸣一般响彻虚空。
  
  “嗯?”金袍男子面色一变,内心骇然一惊。
  
  这声音虽然是江宗宝引动,但显然不是他能发出的,而且这声音之中蕴含着一股深深的威严,让他都感到有些敬畏。
  
  “怎么回事?”金袍男子面色一变再变。
  
  就在此时,一尊巨大的神像蓦然出现在虚空之中,右手一挥,便将那道星辰通道一举斩断!
  
  “嘶!这是……”金袍男子面色骤然大变,仿佛看到了什么无比可怕的东西一般。
  
  “不可能!”金袍男子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脑海中电光狂闪,感到极其不可思议。
  
  “通神境!不,就算达到通神境也不可能引发神灵之怒!这小子身上究竟有什么机缘?”
  
  金袍男子目光一变,看着江宗宝的眼神忽然变了,变得深邃莫测,甚至有了一丝贪婪。
  
  笼罩着躯体的拔擢之力蓦然消散,江宗宝身形一晃倒射而出,落向地面。
  
  “前辈,请恕在下无法从命,在下还有诸多要事没有办成,不能随你离开!”江宗宝毫不迟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莫说这个金袍男子来历神秘,就算真的是上界派来的巡界使者,他也不可能就这么随随便便跟对方离开。
  
  金袍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但目光一闪却又强行压制下来。
  
  “你还有什么事情,说出来,老夫或许可以帮你完成,但在此之后你必须跟我离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金袍男子显然也已经没有太多耐性了。
  
  江宗宝心头一凛,也是无可奈何。
  
  看样子,想要完全拒绝此人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了。
  
  万一惹得对方施展雷霆手段,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略一沉吟之后,江宗宝缓缓开口:“前辈,是这样,我有师门之仇、朋友之难未解,还有诸多事情未办……”
  
  金袍男子目光闪动,凝神倾听江宗宝说完,不禁摆手一笑。
  
  “哈哈哈哈,只有这些事情吗,这有何难?”
  
  江宗宝闻言一阵无语,心说你当然是不难,可放在我身上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