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病世子的丑颜医妃 > 019:大结局

019: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主上,据属下的打探,玉小姐确实已经有孕了。”五月埋着头,把刚刚打探到的消息禀报道。
  正在写字的百里霂漓一瞬间愣神,眼神闪过冷冽,笔尖上的墨滴了下去,在纸上晕染开来。
  “主上···”隔了半响,五月小心翼翼的抬头,又唤了句。
  “你拿着我的帖子,去贤王府请雪郡主过来。”百里霂漓搁下笔,淡淡的吩咐道。
  他看着被墨污了的宣纸,嘴角勾起冷笑,难怪逍遥渡远征没有带着她,之前他还只当是逍遥渡放心不下逍遥皇和京城的局势,所以特意把她留在京城,没想到居然是有孕了,百里慕璃一双眸子越来越冷,他不介意她之前跟过逍遥渡,但是他看上的女人,绝对不能生下别人的孩子,尤其那个人还是逍遥渡。
  玉凝昔自从被百里慕璃劫持回丞相府之后,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偶尔去园子里看个花,去池塘边赏赏鱼,日子挺舒心的,可惜就是闷了点,这里的婢女都不爱和她说话,她除了能在园子里转转,也不能出去,每天闲得数蚂蚁。
  这样闷了四天之后,玉凝昔长吁短叹,哎,这每天的日子过得太慢了,能不能有个人陪她聊天说话啊,就算不是美男子,来个美女她也不介意啊。
  玉凝昔刚感叹完,就有一个穿着翠绿色裙子的婢女进来,道:“公主,相爷怕您闷着了,特吩咐婢子带您游览相府。”
  早不游览晚不游览,偏偏这个时候说要带她去游览相府,百里慕璃那衣冠禽兽肯定没安好心,她其实很明白这一点,但是她拒绝不了出院子的诱惑啊,算了,还是去吧,而且就算她不去,以百里慕璃的心计,麻烦也能飞到院子里来找她,既然如此还是干脆去看看他又搞了什么鬼吧?
  玉凝昔摸了摸藏在袖子里的药,这可是逍遥国没有的珍贵毒药啊,好希望把百里慕璃那只孔雀毒成绿蛤蟆,可惜了他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不过没关系,美男子嘛,看逍遥渡也是一样的。她一边在心里打着小九九,一遍嘿嘿的笑出声。
  绿裙子的婢女见玉凝昔一脸迷之微笑,感觉很惊悚,不会是关得太久了,永昌公主被关出毛病来了吧?
  “这里风景还不错。”玉凝昔倚在九曲回廊的栏杆上,看着微风吹皱湖面,不远处的水面上已经冒出了圆溜溜的荷叶,有水珠在荷叶上滚来滚去,十分可爱。
  “你怎么在这里?”突然冒出的声音打破了这美好的景色,玉凝昔挑了挑眉,看来麻烦来了。
  她懒懒的转过身,依旧倚在栏杆上,微风吹起裙摆,像要凌风而去的仙子,只是在看到来人的时候,饶是她做好了准备也惊讶了一下,远远踏足而来的居然是玉成雪,她衣饰华贵,妆容精致,颜色秀丽,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四个婢女,像娇宠的世家贵女,一点也看不出经历过家破人亡的变故,只是她眸中那滔天的恨意出卖了她内心的阴暗。
  “你都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玉凝昔忽略她眼底的恨意,直接怼了回去。
  玉成雪自从被九贤王从监狱救出来之后,就认了九贤王做义父,九贤王对这个女儿十分宠爱,可以说是要什么给什么,眼见着玉成雪的年纪也不小了,九贤王便想着给她找一个满意的夫婿,可是看这满朝文武,最出色的的无非就是年纪轻轻的丞相百里慕璃和手握重兵的世子逍遥渡,但逍遥渡是他的侄儿,玉成雪与他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终究在名分上是堂兄妹,不合适,而百里慕璃,不仅博古通经,学富五车,更兼容颜出色,不卑不亢,实在是最好的夫婿人选。
  而百里慕璃,对九贤王也是敬重有加,偶尔还邀请玉成雪到丞相府游玩。
  当年的京城四公子,太子早已化作一抔黄土,风凌若为了自家生意转战南方,风流不羁的质子楚仪失去踪影,唯有百里丞相,依然如临风玉树,风度翩翩,而且他比风凌若身份贵重,比楚仪洁身自好,是京城不少女子的梦中郎君。这样的百里慕璃突然对自己温柔起来,而且还对别的女子不假辞色的时候,玉成雪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尤其是京城不少姑娘暗自里羡慕嫉妒的说玉成雪不知道哪里来的好运,本以为要香消玉殒了,却不想一朝飞上枝头,成了郡主不说,还得到了丞相的看重,简直就是祖坟上冒青烟,玉成雪听到这种话一向是不理的,但是心里暗自得意,当年玉凝昔和清月公主为了百里丞相争风吃醋她也略有耳闻的,只不过那个时候她一心倾慕太子逍遥远,但没想到太子一朝失势,倒是眼看着病歪歪没几天好活的世子逍遥渡却突然得了势,而且据说还对她的世子妃宠爱入骨,要说她不羡慕不嫉妒那是不可能的,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她现在有机会入主丞相府,从她重得自由的那一刻起,她最想做的就是抢走玉凝昔的一切,把她踩入尘埃里。
  玉成雪冷哼一声,眼里的鄙夷毫不掩饰,“不是听说逍遥世子宠妻入骨的吗?,怎么,他出兵居然没带上你?是不是一个人空闺寂寞,所以又来勾引百里哥哥?”
  玉凝昔盯着她看了一会,然后很认真的告诉她:“嫉妒使你丑陋,你现在就其丑无比!”
  “那又如何?至少百里哥哥会娶的是我,而不是你。”玉成雪靠近她,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玉凝昔,你别得意,我一定会抢走你的一切的,你的父母,你的爱人,你的权势,都将会属于我,我会把你踩入尘埃里,让你求着我。”
  玉凝昔退开一点,毫不在意的说道:“哦,欢迎来抢,另外,请你说话的时候不要靠我这么近,你身上的味道太冲了,感觉像三个月没洗澡,然后用香水来掩饰那种臭味一样。”
  玉凝昔说话的声音没有掩饰,所以被过来的百里慕璃和属下听到了,百里慕璃听到这话,没有忍住,但故意咳嗽了一声,以掩饰嘴角的笑意。
  “凝昔,你小心点,不要着凉了。”百里霂璃走过来,却并没有理会玉成雪,反而扶着与凝昔到一旁坐下,随即从随从的手里接过淡蓝色的狐裘披风,给与凝昔披上,又道:“现在天气还有点冷,不要到湖边来,不然着凉了,喝药的时候你又喊苦。”
  与凝昔一把接过他想要给她披上的披风,并且远离了两步,道:“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们好像还没有熟到这个地步吧?”百里慕璃这个做派很明显在给她拉仇恨,她还是离他远点比较好。
  百里慕璃也不恼,忽略她眼底戒备的神色,把她搂在怀中,手搁在她的腰上微微用力,不让玉凝昔挣扎出去,微微低头,道:“乖,不要闹了,你现在有了身孕,不可轻易动怒。”
  听到这话,玉凝昔彻底僵了,他是怎么知道的?她被他掳来之后,在吃食方面除了小心一点以外,其余的都没有特别异常,而且她也不喝安胎药之类的东西,百里慕璃是如何得知?
  她看到玉成雪突然白了的脸色,忽然之间明白过来,难怪今天让人带她出来,感情在这里等着她呢,让玉成雪见到她,两个人顺利的起冲突,然后他再出现,打着关心爱护她的幌子说出她有孕的事实,之后会怎么样?玉凝昔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如果玉成雪真的和百里慕璃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她肯定不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的,如果是百里慕璃不想娶玉成雪,那她就是一个天然的挡箭牌,别人挑不到他的半点错处不说,还只会赞美他有情有义,倒是她,估计本来就不好的名声又得被毁完了。
  之前她还奇怪,就算让她碰到玉成雪,两个人最多也就掐一架,对他应该不会有任何影响,现在她算是明白了。玉凝昔伸手抚上小腹,感叹到:“宝宝啊,你可要听话,不要闹腾,无论如何,妈妈都会保护好你的。”
  玉成雪其实一直都知道百里慕璃并不喜欢她,但是她不在意,只要她能得到权势,便是百里慕璃不喜欢又如何,而且她也知道,百里慕璃同意娶她不过是因为义父那里有他想要的东西,她死过一次才明白,只有抓在手里的才是最可靠的,男人的甜言蜜语嘛,听听就好了,而且在外人面前,百里慕璃对她还是宠爱有加的,给足了她面子,她同意嫁给他,是因为,一来京城再没有比百里慕璃更出色的青年才俊了,二来,因为她知道他所图盛大,只要她赌对了,下半辈子将荣宠无限,得到她想要的权势和地位,她本来就一无所有,所以她不怕输。
  但是现在,玉凝昔的出现打破了她一直以来的自信,而且更加让她恨的是,她居然先和他有了身孕,逍遥渡出京不过一个多月,他们是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的?玉成雪维持着冷静的姿态,但是尖利的指甲却刺进手心里,她一定不能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对,还有义父那里的东西,她也必须要拿到手上!
  自从这一次见面之后,玉凝昔每天过得格外小心,其他的她倒不怕,主要在吃食上格外小心,逍遥渡不在,她必须要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
  大概又过了半个月,逍遥皇再一次病危,这个时候朝堂上的大部分事情已经被百里霂漓抓在了手里。
  到了四月杏花开的时候,百里霂漓却突然宣布要成亲,求娶九贤王的义女玉成雪,据说是要给逍遥皇冲喜,这件事一出,百里霂漓赢得了不少朝臣的赞誉,一时间风头无双。
  玉凝昔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齿冷,一个连自己的婚姻都要利用的男人,太可怕了,他披着温柔的外皮,掩盖着他冷硬的心肠,或许百里霂漓就是那种洋葱似的男人,你流着泪一层层的去剥开他的外衣,却发现他根本没有心。
  这个时候玉凝昔无比庆幸她最先遇上的是逍遥渡,逍遥渡外表看起来很冷漠,但其实却是个最君子不过的人,他不善言辞,所以善于用行动说话。而百里霂漓则恰好相反。寻思到这里,玉凝昔摸了摸小腹,宝宝一天天长大,但是逍遥渡,你又在哪里?你可还好?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接我回家?不知不觉中,她泪流满面,她真的很想念逍遥渡,只要一闲下来就想他,满脑子里都是她,原来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他刻入了骨血,融入了心脉,再也忘不掉了。
  四月二十是个吉利的日子,宜嫁娶,丞相府里从四月初就开始张灯结彩,毕竟这么大的一个府邸,又是一国丞相,娶正妻肯定不能马虎,纳彩,下聘,十多天下来也很匆忙,但是既然是为了冲喜,便也顾不得太大的排场。
  当然,这排场其实一点也不小,十里红妆,除了公主出嫁,也没几个人有这么大的排场了。
  九贤王对玉成雪可谓是极尽宠爱,把名下所有的资产全部折成嫁妆,就连宫中的太后,皇后,听闻丞相娶亲为皇上冲喜都赏赐了不少东西,至少连玉凝昔这个被看守住,不准出去的人都听那外头那些婢女们说宫里的公公们都来了几波了。
  尽管有百里慕璃为逍遥皇娶亲冲喜,但是逍遥皇依然在三天之后溘然长逝,一国皇帝驾崩,举国志哀。
  同时,在江大人,百里丞相,九贤王等人的支持下,又有先帝的亲笔传位诏书,逍遥王即位成了新王。
  百里霂璃冷眼看着他故意推辞,他知道,这件事,他也被算计了,当时他们商量的是把逍遥王的儿子逍遥询推上皇位,至于什么传位诏书,那本来也是假的,他们遍寻勤政殿甚至把整个皇宫都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传国玉玺,而像传位诏书这种正式的诏书,必须要有传国玉玺的大印才能作数,不过好在只要他们这几个掌实权的大臣默认了,这事情便也就揭过去了,没想到,逍遥王这个老奸贼居然还藏了一手,推他儿子上位他都能算计。既然如此,就别怪他不留情面。
  登基大典是五月初十,反正据说是好日子,新一任的皇帝登基,皇宫各部门要准备的东西很多,比如后宫的娘娘们要迁居了,不然怎么给新来的娘娘们腾地方呢?皇宫宫殿只有这么多,先帝的娘娘们住不下可以住到佛寺里面去。各个宫殿都要打扫干净,以迎新主人入住,等等。
  然而,就在新皇举行传位大典的时候,却忽然落下天火,把离勤政殿最近的一座宫殿给烧了起来,火势蔓延,差点烧了勤政殿,还好及时把大火扑灭。
  准备了好久的传位大典就此中断,同时,京城各地都有流言,说这是上天示警,说逍遥王失德,总之就是一句话,逍遥王不能当皇帝,不然就会天降灾祸。
  听到这些传言,逍遥王气的在府理又摔了一套茶杯,然而祸不单行,逍遥王刚摔了茶杯,又有人来报:“不好了,王爷,二公子去城外练兵的时候,那马突然发了狂,把二公子甩到了地上,又···又···”来报的人打着哆嗦,看着上面主子越来越黑的脸色,剩下的话怎么也不敢说了。
  “又怎么了?”逍遥王咬牙切齿,看着来报的人,怒喝道:“接着说。”
  “看护的人没来得及救,二公子又被那发狂的马踩了一脚。”禀报的人都快哭了,干劲低下头,就怕这种祸事牵连到他们头上。
  来给逍遥王送补汤的逍遥王妃刚好进来听到这个消息,汤掉到了地上,瓷碗四分五裂,逍遥王妃直接晕了过去。
  “去把江大人和卢大人请过来吧。”逍遥王沉默良久,吩咐道。
  “江···江大人今天一早被百里丞相请进了相府,至今未出。”报信的人一边说着,有把头低下去两分。
  “卢大人呢?”逍遥王的声音沉了下去,透出一股悲凉。
  “听说卢大人的小妾把卢夫人的孩子弄掉了,卢夫人娘家哥哥来讨个说法,一家人不知道怎么打起来了,卢大人伤到了腿···”
  逍遥王挥了挥手,示意报信的人下去,他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椅子上,一时间,支持他的大臣那么巧都出了事,他终究还是斗不过那个毛头小子吗?
  玉成雪刚嫁过去的几天还是挺安分的,毕竟新换了一个地方,只是,刚成亲没多久,朝堂就一片动荡,百里霂漓每天不是早出晚归就是闷在书房里,书房那个地方就算她是丞相府的夫人也去不得,而府里又没有公公婆婆叫她去请安立规矩,府里的下人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她作对,可以说她的日子已经很舒服了。
  只是唯一有一件让她很不舒服的事情就是玉凝昔,百里霂漓洁身自好,之前身边连个通房丫头都没有,这个府里唯一让她感到威胁的也就只有玉凝昔了。
  玉凝昔怀孕了,看百里霂漓那关心的样子就知道孩子八成是他的,但是,他又把玉凝昔关在翠竹园里,还差了几个侍卫把守,摆明了是在看守她,所以他这么做其实是为了保护她吗?
  寻思到这里,玉成雪又摔了一套茶杯。
  他们成亲的时候,也不见玉凝昔出来请安敬茶,成亲这几天了,玉凝昔也是一面都不露,似乎在安心养胎,所以,百里霂漓到底在打什么注意?是不愿意玉凝昔为妾吗?
  玉成雪越想越觉得心惊,她摸了摸贴身藏着的事物,到底心安了一点。
  “相爷回来了没有?”玉成雪摸了摸手腕上的羊脂白玉镯子,一副贵妇人的模样。
  “还没有。”伺候的侍女回答道。
  “派人去前院候着,要是相爷回来了,立刻通知我。”
  “是”
  “我们现在去翠竹园。”
  快要黎明了,天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就连睡着的虫儿都醒来争先恐后的鸣叫着,似乎在感慨新一天的来临,主帅的营帐内还灯火通明,四周影影约约的散落着各种小帐篷。
  逍遥渡自案上醒过来,他看了一眼飘摇的烛火,挥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好一会才恢复过来,刚才的噩梦让他的心揪着疼。
  “暗影,番邦那边怎么样了?”逍遥渡换来暗影,问道。
  “大概还有三天的路程。”
  逍遥渡摊开手上的地图,估算着玉无瑕到了哪里,这一次,是他承了玉无瑕的情。
  “吩咐下去吧,按计划进行。”逍遥渡沉默了一会,叹道。
  饶是暗影跟了逍遥渡很久,也明白他们的局势,但是真到这一刻,他还是掩盖不住内心的波动,“世子,真的要到这一步了吗?”
  逍遥渡冷漠道:“从我们出发到这里,一路上经历过多少暗杀?之后京城的消息也传来的越来越少了,现在已近半个月没有消息来了,京城一定发生了大事。”
  暗影点了点头,低声道:“世子,您当时不应该出来的。”
  “他们再怎么窝里斗,我不管他们,但是他们千不该万不该,把楚仪放了回去,引来虎狼之师,南楚觊觎我逍遥国的泱泱沃土由来已久,之前是因为皇室内乱,所以才有了数十年的和平。”逍遥渡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冷冽,他一直都知道,逍遥王对皇位有觊觎之心,他也一直都知道,百里霂璃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只是百里霂璃在治国之上,确实有一定的才能,他在京城压得住他,所以他的一些小动作,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但是他没想到他居然敢为了皇位勾结南楚,这次如果不是他出兵来得及时,楚仪怕是已经把小半个逍遥国收入囊中了,楚仪有这个才能,他一点都不怀疑。
  “只是···”暗影迟疑道:“世子您一走,他们怕是挡不住楚仪。”
  “这事,我自有主张。”逍遥渡的语气依然冷淡,但是那成竹在胸的气势让暗影仅有的一点担心也烟消云散了,打仗这事,还是要靠世子,既然世子有安排,那就不怕了。
  逍遥渡的目光又落在那张地图上,看着两国的边境线,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楚仪,这次我要送你一份大礼。
  “殿下,楚安已近回去了。”楚仪坐在营帐内看兵书,随从的属下低声通报他最新得到的消息。
  楚仪听到这话,依然看着手中的兵书,一言不发,似乎没有听到一般,只是手中的书页却一直没有翻动。
  “殿下···”
  “他是怎么回去的?”沉默良久之后,楚仪问道。
  “暂时没查清楚到底是哪方的人走漏的消息,不过似乎有逍遥世子那边的痕迹。”
  楚仪冷笑道:“也罢,不用查了,不用想也知道是他。”
  我:
  “那宫里那边?”侍卫问道
  “暂时不用管,只要我们这次能大胜而归,他们说什么也没用。”楚仪脸色沉着,又吩咐道:“悄悄的安排下去,今晚我们去偷营。”
  “是······”那侍卫应了一声,出去了。
  楚仪放下手中的兵书,叹了口气,脸色沉了下来,如果是玉凝昔在这里,一定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此时的楚仪眼下乌青,脸色苍白,一张脸上写满了疲惫,不经意间露出的手臂布满伤横,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精致美好。他叹了口气,又把行军图打开,细细的揣摩各种路线,他好不容易才得到这次机会,所以他必须要胜利。
  天色很快黑了下来,又是寂静的一夜,很快,主账的灯也熄灭了,似乎所有人都准备安寝了。
  “杀!”震耳欲聋的呼喊声,马蹄声混在一起,注定这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世子,敌人来偷袭了。”暗影跑了进来,头上的盔甲都歪了,看起来灰头土脸。
  逍遥渡看着他的样子,点了点头,道:“撤退吧。”
  “可是我们的粮草······”暗影有些迟疑道。
  “舍不孩子套不到狼,不给点好处,怎么让他跟过来。”逍遥渡淡定的说。
  “殿下,逍遥国的人撤退了,我们要不要追?”几个贴身的护卫骑在马上,把楚仪护在中间。
  楚仪骑着马在扎营的地方自己巡视着,只见盔甲剑戟丢了不少,又在营后方看到了不少的粮草,粮草周围有很多车轮,马蹄的痕迹,像是敌人撤退时带走了一些,但是还没全部带走留下的。楚仪沉吟许久,从现场的情况来看,确实像是逍遥渡一时没察觉中了计,所以才换乱撤退的,但是在心里他又不敢轻易相信战无不胜的逍遥渡就这么失败了,毕竟逍遥渡是他此生所遇的最强大的对手。
  “殿下要是还有怀疑,就让属下领兵先追一路。”左前锋出列道。
  “那你先带三千轻骑兵去,只是切记不可过分深入。”
  “是!”
  ?
  “殿下,还说逍遥渡是逍遥国的战神,百战百胜,我看也不过如此,你看,这三天,他们节节败退,哈哈哈。”左前锋一边大口吃肉,一边笑道。
  楚仪面带微笑,接连几天的胜利让他的心情大好,连眼下的乌青都淡了很多,但还是维持着镇定自若,道:“左将军不可轻敌!”
  “殿下多虑了,待明日,末将便将那逍遥世子给你生擒过来!”左前锋夸下海口。
  “好!”底下的将士听到这话都大声喝彩。
  楚仪也笑了,道:“只要左将军能把逍遥渡生擒了来,我一定奏请陛下给你记一功。”这个时候正是将士士气高涨的时候,他是主帅,能提醒不要轻敌,却必能泼冷水,否则会坏了士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